开开脑洞,扯扯华为如何应对美国的定点封杀
2020-09-14 19:48:10
  • 0
  • 0
  • 3

来源:原创 西西弗评论J

文/老C

1、

9月2日,发了一篇文章

《美国反华的杀手锏:精确禁运,定点封杀- 从华为和TikTok说起》

文中聊到,对美国的定点封杀,政府出手也是顾虑多多。如果政府不进行对等报复,企业有没有自救的办法?

今天就写一篇短文,填填当时的坑。

当然,建立一套没有美国技术的供应链,自力更生艰苦奋斗,肯定是一个出路。但这条路也充满艰辛,无法一蹴而就。

美国以世界头号强国之力量,去封杀打击一家企业,即使是华为这样的强大企业,其实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但如果开开脑洞也不是没有解决思路。

现在我感觉,大家都在等美国大选。无论特朗普连任还是拜登当选,现在的极端反华可能都会有所缓解,毕竟美国封杀华为,自己本土的芯片厂商也是伤筋动骨。

如果大选结束,还是没有放松对华为的封杀,相信华为也会有比较激进的应对措施。

本文就随便聊聊。为了不涉及具体企业,就用A公司,B公司,H公司代替吧。

2、

目前,H公司被美国定点封杀。站在H公司的角度,最核心,最需要保住的是什么呢?并不是钱,并不是每年几十亿几百亿利润。这点利润对价值数万亿的H公司来说,不算什么。

最核心的东西是核心技术,是研发这个核心技术积累下来的的研发团队。其次是制造工艺和制造团队。手机制造并不仅仅是一个组装生意,做好并不是那么容易的。再其次是H公司全球知名的品牌和全球销售网络。

最后才是每年的利润。

H公司手机业务可以没有利润,但是,如果完全没有收入,就麻烦比较大了。有收入,就能维持住研发、制造团队,维持住全球销售网络,少赚点钱无所谓。

如果11月美国大选后,还是不放松制裁。TSMC,SAMSUNG这样的美国小弟,也真的完全拒绝供货。没办法了,芯片真拿不到了,做不出手机了。怎么办?

有人说,找中间商采购,然后偷偷给华为行不行。

这个不行呀。前文说过:芯片本身是可以存储信息的,每一片芯片,都有独一无二的识别编码。卖出的每一块芯片都可以准确识别出是卖给谁的。这个能力,是“定点禁运”这个武器的基础。

但其实可以考虑,整个华为的手机业务找个合作伙伴,直接点说就是卖掉手机业务的品牌和销售。

现在大家的情绪比较激动,一提卖,就是卖国,丧权辱国之类的。其实生意场上,本来就是买卖而已。我说的卖,是卖掉手机网络的销售网络和销售额,也许再加上品牌。

卖掉之后会是什么样子呢,比如卖给公司A?

H公司还是负责设计和组装。ODM+OEM。打公司A的品牌。所有敏感元器件,比如芯片,都是公司A采购。公司H负责整体产品设计,同时生产不敏感的元器件,以及组装集成。

A公司向芯片代工厂商采购,代工厂是公司A的供应商,公司H也是公司A的供应商。手机是公司A的手机,卖给消费者是公司A卖的。公司H和类似TSMC芯片代工厂,是并列的关系,不是上下游。

TSMC这样的敏感公司,和公司H没有发生任何的业务往来。是公司A从TSMC采购芯片的。H公司只是A公司的其中一个供应商而已。

华为目前仍然在把设备卖给中国移动,德国电信,沃达丰。美国总不能因为华为是中国移动和德国电信的供应商,就把这两家列入实体清单制裁吧。中国移动或德国电信,也不能因为买的华为的设备,就不能买台积电的芯片吧。

理论上,公司A,美国是无理由继续封杀的。当然,美国也是从来不讲道理的。公司A还是得是一家大公司,美国无法随随便便,不加思索就放入实体清单制裁的公司。

按这个思路,对H公司来说:

芯片研发设计,可以保留。

手机的工艺和集成团队,软件开发团队,也可以保留。

收入也还是有,但估计没什么利润。利润基本得让给公司A了

品牌就没有了。但大家也知道这个手机还是H公司在设计生产的。也可以谈谈co-brand,或者designed by H

然而,H公司手机业务最有价值的部分,还在自己手里。研发和制造团队,都得到了保留。也是完整建制的保留。

如果有一天,美国对H公司的封杀放松了,H公司可以很容易的就把手机业务从A公司手里卖回来。毕竟只是一个销售网络。

那么,这个A公司应该是什么企业呢?欧洲的大型财团?索尼这样的手机做的很烂的消费电子企业?美国的软件公司?

说不定让中国三大电信运营商建一个合资公司,来接手都可以呢。美国有本事就封杀中国的三大运营商吧。那美国公司得丢掉多少业务呀。

美国的定点封杀厉害的地方就在于对中国企业的分化瓦解,一步步蚕食。对待这种战术,有时候应该把战线扩大一点。不应该让华为这样的企业孤军奋战。

3、

字节跳动现在也被美国定点封杀。字节跳动也研究过卖掉TikTok美国业务的方案,被喷的很厉害。

和H公司一样,其实字节跳动对卖最初的设想,也是有所保留的,并不只是为了钱。

为什么要卖?因为社交媒体网络,全球完整性很重要。美国毕竟还是全球流行文化的引导国家。如果一个全球社交媒体网络中缺了美国一块,这个网络对用户的吸引力就会大幅下降。

就比如一家院线,如果不放映任何美国影片,你很可能就不愿意做这家院线的会员。

对字节跳动来说,重要的是继续TikTok的全球梦想,美国业务的收入可以不属于自己。只要TikTok美国仍然是TikTok全球内容网络的一个组成部分就够了。

对字节最理想的情况是,卖掉了美国业务的收入、本地运营和利润。但是,核心技术(算法,技术团队)都还在自己手里。字节向微软提供持续的技术支持。这个也是最初和微软谈的方案,但被特朗普否决。

这的方案和我文章前一段说的,H公司卖掉手机销售网络和销售额一样。核心的东西还在自己手里,未来形势变化了,是可以买回来的。

TikTok与FB是在全球层面上的针锋相对的竞争,如果少了美国的网红们提供内容,全球竞争力就会下降很多。

所以,对字节跳动的底线是,美国业务绝对不能落入竞争对手FB手里。如果卖给了微软或者Oracle,能让TikTok美国仍然是全球业务的一部分,同时只是卖掉了收入和利润,这个是最佳选择。如果卖不掉,关闭是一个次优选择。

TikTok美国如果卖给了FB,这算是投降。卖给微软,只能算是战术的撤退,并不算投降。

现在相信中国的技术公司都已经对美国放弃了幻想。大家都在研究如何对抗美国的封杀与禁运。我相信,办法总是有的。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