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锋:特朗普疯了吗?中美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
2020-06-29 08:59:21
  • 0
  • 0
  • 0

来源:政治学与国际关系论坛

以下文章来源于人大重阳 ,作者朱锋

朱锋:特朗普疯了吗?中美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

文字整理:杨凡欣

来源:人大重阳

微信平台编辑:周悦

本文大概6800字,读完共需7分钟

编者按:5月28日,南京大学中国南海研究协同创新中心执行主任朱锋在直播中分享了他对“新冠疫情冲击下的中美关系”的思考与观点。这是由中国人民大学重阳金融研究院主办、中国人民大学中美人文交流研究中心(由人大重阳运营)承办的“重新认识美国”系列直播活动第九讲。该直播实录如下:

5月28日朱锋讲座直播摘要

1. 由于担心新冠疫情期间彼此之间的力量对比会发生重大的变化,美国把新冠疫情看成是要进一步加大对中国打压的一种巨大的新的战略要素。新冠疫情正在变成中美地缘战略、地缘经济、地缘政治竞争的新战场。

2. 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话语体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倒退,从一开始就具有“妖魔化”中国的“受害者情结”。

3. 疫情成为了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工具”,打压中国不仅可以让特朗普政府转移国内视线,让更多的美国人把对美国政府前期在抗疫问题上的犹豫、无能和低效的抱怨变成对中国的批评和指责。

4. 中美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特朗普就是要逼着中国和美国进行新冷战。美国右翼反华势力认为,今天的美国对中国依然掌握有明显的权力优势,新冷战对美国有好处。

  

朱锋:非常感谢重阳金融研究院的邀请,能够参与“重新认识美国”的系列讲座,和大家一起共同探讨中美关系问题。

疫情正在变成中美地缘战略竞争的新战场

新冠疫情正在变成中美地缘战略竞争的新战场,这是非常令人遗憾的。以往的中美关系往往是共同威胁导向。我们可以看到1972年美国总统尼克松跨过太平洋到中国来访问,结束了中美之间二十三年(1949年到1972年)的对立。尼克松总统在1972年1月22日到28日访问中国,和毛泽东主席进行了跨越太平洋的历史性的握手,根本原因在于我们有苏联这样的共同敌人。

紧接着冷战结束以后,虽然苏联解体,但是中美之间确实有共同的商业利益。随着“9.11事件”的发生,中美之间在反恐问题上存在着共同的利益。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爆发以后,中美在促成全球金融和经济秩序的稳定上都有着共同利益。共同的威胁常常是推升中美关系务实发展非常重要的动力。

同样是一个人类面临的巨大的公共健康和卫生的威胁,为什么这次新冠疫情反而却导致中美之间的冲突上升?根本的原因就是我刚才讲的,首先是新冠疫情的全球爆发百年未遇;第二是新冠疫情给大国竞争所带来的要素,基本上和以前的战争、大规模恐怖袭击、全球金融危机一样,具有非常重要的相似性,它可以使国家间的力量对比发生变化,它可以使得国家间的敌对情绪和民族主义因素受到空前的激发,所以对抗变得更加升级。

另一方面,由于担心新冠疫情期间彼此之间的力量对比会发生重大的变化,所以美国把新冠疫情看成是要进一步加大对中国打压的一种巨大的新的战略要素。从这个角度来讲,新冠疫情正在变成中美地缘战略、地缘经济、地缘政治竞争的新战场。恰恰是新冠疫情这种百年一遇的全球公共健康卫生背后的权力竞争要素,在大国关系中被空前激发,疫情正在变成中美地缘战略竞争的新战场。

(1) 中美之间的贸易战、科技战,演变和扩大为中美媒体战、宣传战和外交战。最为典型的事件是“赵立坚推特事件”。

(2)美国对华为的打击在进一步深化。美国最近将通过一部新法案《外国直接产品法案》(Foreign Direct Production Act),规定中国的高科技产品不得采用超过10%的美国技术和部件,这也意味着中美科技战在进一步升级。

(3)受疫情冲击,美国国内的反华、嫌华和恐华情绪前所未有地上升,美国民众对中国的好感度回到了上世纪50年代。

(4)中美双方正在激烈开展“外交战”、科技战、“媒体造势战”,甚至出现“金融战”!最近美国通过了对外国公司的监管法案,对中国在美国上市企业和公司实行所谓的“黑名单”。

除外交战、科技战、媒体造势之外,香港问题争议是否会触发金融战,是否会冲垮双方原来经济市场利益互补所形成的商业合作的基本面? 全国人大5月28日通过了涉港国家安全法,这是中国维护国家主权、平息已经持续1年多的乱港分子行动的战略性决断。现在的科技战、贸易战、媒体战、人才战是否会演变成中美之间进一步的金融战和更具对抗性的外交战?我们必须保持全面警惕。

特朗普的“中国攻势”正在升级

为什么在特朗普时代,新冠疫情没有让中美双方感受到合作抗疫可以给两国带来巨大的利益,反而在进一步推升冲突和对抗?新冠疫情确实非常明确地告诉中美两国和世界的人民,只有中美合作才能和全世界人民一道赢得这场抗疫的胜利。现在疫情爆发的严峻形势,不仅需要双方进一步推动世界合作和团结抗疫,最重要的是在疫苗研制和新冠疫情数据分析和治疗手段上相互的支持和配合,以及在资金上和政治上对世界卫生组织进行支持,才能更好地塑造一个凝聚的国际社会,来共同赢得抗疫战争的胜利。

毫无疑问,现在疫情的发展,美国对中国全面的打压,中美的分裂,对于今天正在全球进行的抗疫行动有百害而无一利。为什么特朗普看不到疫情需要中美合作这种内在的紧迫性,反而借助疫情来进一步推升中美冲突和对抗,这一点恰恰是今天美国国内政治的特殊性。

不是疫情使得中美关系“变坏”、而是变得“更坏”

我在这里列了四个影响中美关系对抗升级的基本要素。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体现了美国执政团队和美国政治的特殊性。

(1)特朗普政府的“中国政策话语体系”发生了历史性的倒退,从一开始就具有“妖魔化”中国的“受害者情结”。从特朗普竞选到上台以后,他的对华政策话语体系发生了历史性倒退,从一开始特朗普政府和他的执政团队就强烈“妖魔化”中国。这种“妖魔化”中国的背后代表了特朗普执政团队——极右翼共和党势力在和中国的交往中,表现出一种让中国人难以理解的所谓“受害者情结”。这种“受害者情结”不仅主导了特朗普大选,而且进一步成为过去三年多特朗普对华政策的基本基调,也使得现在疫情本来是中美合作的机会,却令人遗憾地变成特朗普政府进一步推进“美国利益优先”,对华进行高度对抗性情绪发泄、打压中国的一个重要的手段。

美国为什么对中国有所谓的“受害者情结”,很简单,特朗普从竞选以及就任总统以后一再在公众面前表示,中国人“偷”了美国的技术,“抢”了美国的就业机会,“占了美国开放市场的便宜”。今天中国的发展恰恰是因为以前每一届美国政府忽视了对中国因素应有的重视,只有特朗普政府才开始有能力、有决心扭转美中关系中所谓“中国人获得的多,美国人失去的多”的局面。过去三年多来,美国的中国政策话语体系发生了决定性的变化。特朗普喋喋不休、包括他底下的那些反华鹰派政府官员中,总是不断重复对华政策上的这种“受害者情结”。美国贸易顾问皮特·纳瓦罗就说,“中国人干的所有的都是错的”。美国国务卿蓬佩奥,就是一个完全不顾事实,拼命抹黑中国的人物。在这些人心目中,他们代表了美国人自己称之为完全美国自我中心主义的“保守的民族主义情绪”(Conservative Nationalism)。5月20日,蓬佩奥公开称中国是“暴政”,这完全是美国当年在冷战时骂苏联的话语。美国共和党参议员汤姆·科顿甚至称中国是“贱民国家”(pariah state)。这种话语在以前的中美关系中,在自以为是所谓民主和人权价值观的重要崇尚者,一个代表了全球先进和进步力量的美国政治家口中,是很难听得到的。但是今天在特朗普政府团队内部,以及美国国会中的反华鹰派中,他们对中国进行的话语和政策打压,已经到了一种无以复加的程度。因此,美国在对华问题上的“受害者情结”,在这次疫情的推动下再度爆发,特朗普政府完全把疫情看作是进一步打压中国,对华实行政治和经济清算的机会。

(2)疫情加剧了美国的“中国忧虑”,强化了推进“脱钩”导向的中国政策。美国人认为,疫情在很大程度上给中国打开了“机会之窗”。尽管中国抗疫付出了巨大的代价,但在世界各国中我们确实表现地很不错,很优秀,所以美国担心疫情会成为中国进一步崛起,扩大全球影响力的“机会之窗”。美国现在正在强化对中国的打压,进一步推进和中国在科技产业链、价值链上的脱钩,这是特朗普政府要进一步和中国进行大国中心主义的战略竞争的目标和方案的重要组成部分。

(3)疫情成为了特朗普政府的“政治工具”。打压中国不仅可以让特朗普政府转移国内视线,让更多的美国人把对美国政府前期在抗疫问题上的犹豫、无能和低效的抱怨变成对中国的批评和指责。特朗普实际上是在告诉美国人民,你们应该去恨中国人,正是中国人造成了我们今天这种可怕的局面。所以,对华对抗成为了特朗普政府转移国内批评的一个重要手段。另一个非常重要的方面是,2020年11月美国将要举行总统大选,特朗普希望再度竞选连任。现在他要把中国问题变成一个进一步推升美国民族主义情绪,以强调特朗普的所谓“正气”,使得他能够在新冠疫情带来的批评和指责中赢得大选的一个重要的竞选亮点。因此,中国问题完全被特朗普政治化了。

(4)疫情带来的美国社会“反华、嫌华、恐华、仇华”情绪的上升,使得特朗普的打压中国政策有了新的国内政治空间。这也是今天美国对华政策背后一个不容忽视的重要因素,这样一种“反华、嫌华、恐华、仇华”情绪,也给特朗普打压中国的政策带来了新的国内政治空间。美国是一个非常有意思的民族,美国这个民族在国民心理上有着非常有意思的两面性。一方面,美国人强调他们是民主的,受过良好教育的,代表今天世界上先进的、发展程度高的领先国家,所以美国人应该举止文雅,言谈常常要代表人的基本价值。但是,千万不要忘了,美国国民性中还有另外一面,也就是美国人的自以为是,美国人认为自己的国家是天定国家,是“上帝之国”,美国对世界其他国家可以随意地进行批评,表达美国的观点。美国人认为他们不仅有自己的爱憎标准,最重要的是美国人在世界面前永远具有道德优势。今天的美国又回到了这样一个时刻,当这种美国国民性中的自以为是开始前所未有地发泄,今天美国的对华政策上确实很大程度又在回归五十年代的“麦卡锡主义”,他们认为反华、嫌华、恐华和仇华都是正确的。

这四个方面的因素非常客观和清晰地向我们揭示了,为什么疫情作为人类公共健康和卫生的重大威胁,本来应该促进中美合作和团结,却导致特朗普政府对中美合作抗疫的合理性和历史价值视而不见,反而对中国一而再,再而三地进行对抗性发难的背后原因。

疫情已大幅度地推升了中美对立

新冠疫情使得中美之间的对立已经大幅度上升,这种对峙和紧张关系主要体现在四个方面。

(1)利用疫情妖魔化中国:China virus,Wuhan virus。特朗普曾经在3月份的一段时间内强调,说这不是“COVID-19”,不使用世卫组织正式公布的名称“COVID-19”,而坚持使用“中国病毒”(China virus)这一名称,蓬佩奥也一直在使用“武汉病毒”(Wuhan virus)一词。这是在用一种公开的、非常强硬的、歧视性的种族主义情绪和观点来妖魔化中国,污名化中国。

(2)利用疫情发起“中国攻势”:指责中国不透明、隐瞒事实和数据虚假。美国称,中国的这些作为在“误导”美国。美国不仅在政治上否定中国的抗疫成绩,反而将中国作为疫情在美国和全球扩散的“替罪羊”,为自己寻找摆脱国内批评,转移国内视线的机会。

(3)“追责中国”:“中国责任论”。这在美国的媒体宣传和报道中比比皆是。甚至还有一种“阴谋论”,称新冠病毒是中国军方发起的生物攻击。尽管特朗普信誓旦旦地说他有很多证据证明,新冠病毒是武汉病毒研究所泄露出来的,但这都遭到了包括美国在内的各路媒体的批评和指责。因为全世界的科学界都相信新冠病毒不可能是人造的,它只能是一种自然产生的病毒。这种“追责中国论”完全没有任何依据,却在今天的美国国内拥有大量的市场。

(4)“赵立坚推特事件”:中美互怼。美国人认为中国在全世界制造不实信息和虚假信息,但恰恰相反的是,美国正在成为新冠病毒起源的全球虚假信息最大的兜售者和炮制者。

现在除了华为问题外,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美国在全面收紧和加大对中国的科技战,现在又想对中国的光伏产品也关上大门。

民粹政治狂人主导的美国对华政策

像蓬佩奥这样的政治狂人在台湾问题、香港问题和南海问题上屡屡向中国发难,只要是一涉及这些问题,他几乎隔三差五就会发声,完全是在向中国泼脏水。比如在南海问题上,他将中国定义为“对其他南海声索国的霸凌者”。在香港问题上,他认为中国通过的旨在维护香港稳定与安全的《香港国家安全法案》,是在剥夺香港的“一国两制”。所以,就连《时代周刊》的封面都强调蓬佩奥是“美国的世纪说谎者”(Century American Liar)。

特朗普5月3号专门跑到林肯纪念堂,去接受福克斯新闻的采访,为自己充满混乱、谎言、甚至虚假信息的抗疫表现做备案库。他在采访中尤其提到“中国阴谋论”,指责中国“隐瞒”事实,让美国忽视了新冠病毒的严峻性,都是中国给美国带来了如此严峻的疫情。所以,今天中美关系的冲突,很大程度上是美国政府执政团队,再加上美国社会的民族主义情绪以及共和党和民主党在中国问题上的高度一致,来寻找美国政治新的共识和凝聚力,使得美国在疫情面前能够有新的危机感,把中国变成了替罪羊。美国的“追责论”确实对世界媒体产生了诸多消极影响。英国的《泰晤士报》也开始报道所谓的武汉病毒所的一些情况。

美国共和党政府历来在美国政治中不仅强调经济利益的发展,还特别强调美国在安全问题上的努力和投入,这是共和党政府的传统。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府使得中美冲突进一步提升,让世界担心美国强加给中国的中美对抗有可能进一步误导未来世界的发展进程,就是因为共和党政府的这种所谓的传统的安全义务和责任。最近特朗普总统公开表示,美国正在考虑要进行新的核试验。在过去近28年的时间内,美国都没有进行过核试验。如果美国再度进行核试验,不仅有可能将世界再度推入核军备竞赛的阴影,很可能将摧垮世界从冷战后期开始建立起来的军控和核不扩散的国际制度。美国最近又退出了《开放天空条约》,还拼命拉着俄罗斯就《中岛条约》进行重新谈判。这背后恰恰是特朗普政府正在努力进一步发展美国的核打击能力和研制和装备超音速导弹系统,加强美军的“多域”协同作战能力。特朗普政府一方面对华发动科技战、贸易战、媒体战,甚至金融战,另一方面在不断地加大对传统的国际战略稳定的国际体系的破坏,想要进一步为世界带来军备和武器竞赛的新的恐怖前景,这就是今天美国政府的基本特色。

2020年美国大选:中国政策的“斗硬对决”?

2020年美国大选使得中美关系的这种强硬对决变得更加难以有实质性的转圜和改变的余地。今年的美国大选对美国政治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一方面是特朗普上台三年多确实给美国政治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分裂;另一方面疫情使得美国政治光谱中各种力量之间对美国未来经济和社会走势产生了强烈的争议。如果特朗普政府的第一任任期到目前为止,已经决定性地伤害了美国传统的自由主义的国际形象,使得美国和世界的关系不仅发生倒退,甚至产生了灾难性的巨大变化,包括美国最近从WHO撤出经费支持,狂妄叫嚣对WHO进行30天的改革,否则美国有可能永久从WHO退群,永久地不给WHO以经费支持。这哪里是世界所熟悉的美国,这完全是自以为是,将本国的利益强加于国际社会和整个世界共同的命运和利益之上的,极端的、民粹主义的、地方主义的美国。

今天美国国内关于特朗普政府对美国国际形象,对美国国际利益,对美国未来世界的主导地位到底是加分还是减分的争论也是前所未有的。所以,今年美国的大选谁将获胜,对于未来美国政治、经济和外交发展进程都将带来决定性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民主党想要获得选举胜利,即便是原来相对对华友好的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拜登,现在也屡屡口出硬话,指责特朗普只会对华口头上强硬,不会对中国行动上强硬。所以,今年民主党拜登和共和党特朗普之间的总统竞选,会把中国话题作为一个重要的政治对决的话题,这也是今天中美关系发生的一个非常重要的、令人悲哀的历史性的倒退。因为拜登同样想争取到更多人的支持,所以像我刚才讲的,特朗普从竞选到上台,他的喋喋不休的这种带有巨大“受害者情结”的中国政策话语,使得主张对华政策强硬成为美国社会的普遍共识。但事实是,中美之间存在共同利益,相互依赖,中美合作可以给世界的繁荣和抗疫的决定性胜利带来重大的贡献,但是在这种对中国议题的政治化的认识和认知中完全被稀释了。2020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只会使得中国议题在美国国内社会和政治环境中变得更具有对抗性。

中美未来会走向何方?

中美离新冷战只有一步之遥!特朗普就是要逼着中国和美国进行新冷战。美国右翼反华势力认为,今天的美国对中国依然掌握有明显的权力优势,新冷战对美国有好处。最近《纽约时报》一幅漫画讽刺特朗普脑子里钻进了一只蝙蝠,特朗普的内政外交都变得“疯狂”。病毒学家们普遍认为新冠病毒是从蝙蝠身上产生的,蝙蝠是新冠病毒的中间宿主。蝙蝠的英文名字是“bat”,英语“batty”则是疯狂的意思。《纽约时报》这个漫画直接称特朗普已经Batty。今天的中美关系,特朗普在中美关系中的很多做法,不仅完全撕裂了中美关系这么多年积累下来的“互利合作”的政策架构,更是在对华为芯片禁售、设限中美科技合作与交流、取消STEM专业中国部分留学生签证等方面采取了近乎疯狂的做法。

5月11日,特朗普开记者招待会,向媒体展示各国在新冠疫情影响下死亡病例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因为中国抗疫斗争的坚决和及时,所以我们的死亡病例和中国的总人口相比真的很有限,我们的医护人员、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做出了巨大的牺牲。但是,特朗普在这次的新闻发布会上指着数据说,“中国新冠疫情死亡比例只有0.33,说你们相信吗?你们能相信中国产生的数据吗?”这样一副嘴脸真地让中国人感到极度愤慨。难道中国死的人多,特朗普才真正有安慰感、才会真正感到舒服吗?

中美关系今天发生的变化是历史性的、战略性的、更是结构性的。习近平总书记4月18日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上非常敏锐和深刻地指出,我们“要做好较长时间应对外部环境变化的思想准备和工作准备”。中美关系的历史性变化和疫情带来的全球性经济、政治、社会等多元性的“结构变化”,就是必须做好的、更是要长期应对的重大“外部环境”变化。

最新文章
相关阅读